热门搜索: 散文 诗歌 日记

幸福像花儿般悄然绽放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幸福日志    点击:   
字号:

【www.crctaiwan.com--幸福日志】

虽然我也知道人的一生不论是谁都会遇到许多挫折,也知道我们都要善于用微笑创造让自己心情愉快的环境。但我总觉得我的婚姻不幸福、生活压力大、家庭负担重,所以我总是那么愁眉深锁,怏怏不乐。因为不快乐,我看到的不是湛蓝的天、不是灵动的云;听到的是风声呜咽、雨声萧萧,就连那美丽的夕阳我也当成是苍天滴血的哭泣。然而,两个月前的住院经历让我彻底体会到了我其实是幸福的,虽然我的幸福别人很难看到,甚至我之前毫无察觉,但却如那随风摇曳的小花儿悄然绽放着,淡淡地幽香浸润着我的心灵。
 
人的身体就像机器零件,到了一定的年龄“零件”就会生锈或者损坏,所以平时面对感冒发热我早已习以为常,不感到惊讶。只是我没想到我的“肠子”突然会损坏,尽管用了挂水、吃药等“维护”办法可还是不管用。无奈,最后只能进行手术,与病床亲密接触了20几天。
 
首先让我体会到“幸福”的是一名比较冷漠的女医生,看起来大概有45、46岁的样子。当然我所说的“冷漠”是因为她脸上没有笑容,意思是她很严谨、很敬业。当她看完我之前检查的X光片后慌忙的对我说:“你的肠子有问题,必须住院”!随后她就在病历卡上草草的写了点什么,并叫我去几楼几层找值班医生。听她带着命令的口气,我感觉像是一个长辈叮嘱自己的晚辈一样,心里暖暖的。

 
走进住院大楼医务办公室,接待我的是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帅气的男医生,胖胖的,看样子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后来我打听才知叫王医生)。还没等他问我,我就赶紧递上病历卡,由于我不知自己的肠子到底出了问题,一脸的焦虑。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安慰我:“没事的,一般人都是结肠炎,只要饿上几天,消消炎就会没事了”。于是在他登记性别、身份证等一系列资料后我被安排到了病房里。看那洁白的床单、洁白的被子,我竟然有些发怵,心里越发紧张起来。他笑着对我说:“放心,没事的”。看他离去的背影,我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少有的懂事和成熟,并在心里感慨:多懂事的孩子,他爸妈一定很骄傲!
 
刚躺下不到半个小时,漂亮的护士就拿着体温表、血压仪进来了,包括是否有糖尿病、是否喝酒抽烟等都问得清清楚楚。看她们热心的样子我不由得想到我女儿。真希望她能好好读书,希望她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一个女孩子,即使考不上“名牌”,若是能当一名护士也不错啊。
 
与我同一个病房的“病友”是两位年龄比较大的患者,一个是“胆结石”哥哥,一个是“盲肠炎”大伯,他们也是刚做好手术,身上插满了管子。看到我他们便不顾虚弱的身体笑着和我打招呼,接着便热情的询问我的病情、年龄、哪人等,瞬间我们便熟悉起来,简短寒暄之后,我也就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开始了量血压、量体温、肠镜等许许多多的项目检查,总以为我会逃过“挨刀”的劫难,可我没想到一星期之后医生还是告诉我:必须手术。细细的肠子开刀会是什么结果?会不会我就此就“永别”了?我不免有些担心,但此刻我能做得就是沉默,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胆结石”哥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缓慢的走到我跟前轻轻地拍着我的头,笑着说:“没事,肠子那么长,最多剪掉一段,没事的”。我苦笑着对他表示感激。
 
一周后,“胆结石”哥哥和“盲肠炎”大伯相继出院了,我则成了这个病房最老的“住客”。在我手术的第二天,一个70多岁的老大叔又来了。看他的样子,要么是知识分子,要么就是“生意人”,我是从他贼亮的皮鞋和身上浓浓的“香水味”来判断的,毕竟一般的男人是很少用香水的,更何况一个70几岁的老人?果然,老大叔说自己是“生意人”,他说自己从年轻时就开始做生意,据说年轻时在镇上供销社跑业务,后来自己做布料生意,用现在网络上流行的说法,老大叔也算得上是“土豪”。不过老大叔做人很低调、很随和,丝毫看不出“有钱人”的霸气和傲气,我很喜欢;只是我不太喜欢他的老伴,从耳朵到手上戴满了黄金玉石等首饰,刚坐下她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视机看她喜欢的《乡村爱情》,而且将声音开得很大。接着,她的嘴巴就像安装着一台高分贝的播音机,嫌衣柜小了、嫌卫生间太小了,嫌电视遥控器不灵了等,总之,她的言谈举止都在刻意显露自己的富有和娇气。对于这样的“阔佬太”我也只能无语,只能赶紧蒙头睡觉表示反感。看到我侧身蒙头,老大叔便劝老伴:“电视声音小点,别影响人家”,老太太这才关小音量,但嘴里却嘀咕着不停,显然有些不情愿。
 
由于刚手术,一是伤口疼痛,二是麻药后劲,本来就睡眠质量不好的我更加睡不着。可以说,那个时候我的精神紧张和心情焦虑带来的痛苦远远超过常人。听着我因疼痛发出的呻吟声,陪护我的姐姐不知所措,被吵醒的老大叔也走过来关切的问我:“小高,要不我帮你叫护士吧”。于是他热心的找来护士,并恳求护士给我一粒“止痛片”。只是这么大的“动作”并没吵醒“阔佬太”,那震天般的呼噜声足以可以证明。老大叔在第三天做的手术,看得出“阔佬太”也是个“拎得清”的人,准确的讲她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她老伴没做手术时她是大吵大叫,或哼唱越剧,或和孙子孙女煲一锅长长的“电话粥”,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当老伴做了手术后,为了不影响老伴休息,晚上9点不到她就关掉了电视,而且她也能自觉自愿地蹑手蹑脚悄没声息地完成自己的活动,比如刷牙、洗脸等。不过,大部分人都是有素质的,晚上9点一过,整个楼层会变得格外清静,即使楼层还有病人和家属走动,但都是轻手轻脚的。患者和家属都能主动保持安静,这也让我在医院看到了人性的“亮光”----虽然这道“光”不足以照亮人生道路,但在医院这种公共场所下,人性的“亮光”确实还是存在的,我觉得很难得,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记得当年我爸住院的时候我也在医院睡过,那时候的医院给我的印象就是:人多繁杂,哭声、呻吟声、救护车的鸣笛声…….而我们吴江的医院能在晚上9点过后这么安静,是我没想到的,显然,人们的素质提高了。”
 
想到我上手术台后还能活下来,我就对我的主刀医生在心中充满敬意和崇拜。于是我心里总会对他有种莫名的想念,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很想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一样。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我确实很想看到我的主刀医生,想看到他眼镜背后那深邃的目光,想看到他那凸起的喉结……主刀医生姓沈,每天早上7点他就会带着他的团队查房,虽然个子不高,但他总给我一种有力的感觉;虽然他不算帅,但我真的很喜欢他,因为他总能给人像冬日阳光一样的笑容。说句实话,要是平常我不会在意、也不会去关注男人,毕竟我也是一个堂堂的男人,但因为手术我对主刀医生产生了“爱慕”,在我眼里医生就是最伟大的职业。而他,则是我眼里最伟大的男人!#p#分页标题#e#
 
总算熬过了挤挤挨挨、诚惶诚恐、苦熬苦等的半个多月。同样,平时很少关心我的妻子也算熬过了诚惶诚恐的日子。从入院检查到手术,这期间她每天都会打无数个电话询问我的病情,询问我吃了点什么,这也着实让我感动了一次。于是在我可以下地走路的时候,我强烈要求回家疗养,于是在包满纱布的情况下我出院回家了,因为我觉得只有家才让会我感到踏实,也只有亲人值得我依恋。
 
亲戚知道我回家后都纷纷来看望我,或给钱,或买来牛奶、鸽子、老母鸡等在他们看来可以“补”营养的食物。瞬间,我家的冰箱被挤得严严实实;单位领导也派人送来慰问金,镇文体站领导和文学社负责人也特意忙里抽闲来看我……蓦然明白,原来我一直是个幸福的人!因为有这么多人一直关心着我、关注着,只不过我的“幸福”像羞涩的少女,一直隐藏在那薄薄的面纱之后,我以前没有察觉到而已。
 
这么想着反而让我为自己生病住院有些“幸灾乐祸”,因为这让我能重新审视自己的幸福,也让我对“幸福”二字在心里有了不同的释解,那就是:幸福不是大的悲喜,并不是我概念中的“在豪华的洋房里享受现代化的舒适”;也不是开着‘宝马’‘奔驰’带着老婆孩子游山玩水;幸福只在易感的心灵中,而有时候幸福就像藏在云层后的点点星光,只有我们用心灵去触摸,去探索,去感受,我们才能看到心灵深处的爱和被爱,才能感觉到我们的幸福就像花儿般悄然绽放。

本文来源:http://www.crctaiwan.com/rj/110152.html

推荐阅读

小欢喜读后感三篇

小欢喜读后感三篇

这几天,我一直在和妈妈看一部电视剧:《小欢喜》。这部电视剧属于家庭教育类型的,对教育孩子很有帮助。大家创业网精心为大家整理了小欢喜读后感三篇,希望对你有帮助。小欢喜读后感1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小欢喜》每
2019-10-22
红星照耀中国读后感三篇

红星照耀中国读后感三篇

《红星照耀中国》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根据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国西北革命根据地进行实地采访的所见所闻而作的一部文笔优美、纪实性很强的报道性作品。下面是大家创业网为大家带来的红星照耀中国读后感三篇
2019-10-11
中国哲学简史读后感三篇

中国哲学简史读后感三篇

作者简介:冯友兰(1895 12 04~1990 11 26),字芝生,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祁仪镇人。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下面是大家创业网为大家整理的中国哲学简史读后感三篇,供大家参考。中国哲学
2019-10-11
红星照耀中国第三章读后感3篇

红星照耀中国第三章读后感3篇

20世纪初期,硝烟四起,烽火连天,却有人逆火前行,从光明走进了黑暗之处,一人穿过石雨江,将一个鲜为人知的红色中国带到了世界眼前,并留下了一本宝贵的著作,他就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下面是大家创业网为大家
2019-10-11
小欢喜读后感3篇

小欢喜读后感3篇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小欢喜》每集都是边哭边笑、又哭又笑、哭笑不得、倍感艰难地看完的,剧本内容都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以下是大家创业网分享的小欢喜读后感3篇,希望能帮助到大家!小欢喜读后感1真的好久好久没追
2019-10-08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神马散文网 京ICP备164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