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散文 诗歌 日记

一个人命运是注定的吗|有的路,注定要一个人走

发布时间:2019-08-01   来源:人生散文    点击:   
字号:

【www.crctaiwan.com--人生散文】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没有谁非得陪伴谁苍老终生。

  ——题记

  人生仿佛就是一场梦,我们有各自曲折悲欢的旅程。阵雨过后,屋檐下“滴滴答答”地还有雨滴落下,天空仍如雷鸣般的烦闷,我只希望能够拥有自己不被打扰的青春,在梦境中走完我的旅程。

  有的路,注定要一个人走。而你,而我,就在各自的旅途,挪着各自的步调,走在各自的路上。

  时间平静地流淌,流过我无边的岁月,带走了我阳光冲击不夸的感伤,也带给了我无法忘却的回忆。蓦然回首,梧桐树下暗黄的灯光星星点点,那是我值得紧紧握住的璀璨年华,空气中有我最喜欢的曲子婉转地响起;我感受到了风雨中飘摇的灯火,也看到了曾经早已泪流满面的影子,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忧伤,那是我一个人独自承担的感伤,那是我无法忍受而又不得不一个人忍受的孤单,连气息也压抑得让我喘不过起来,那是一个人的旅程,那是一段一个人无法预料通向远方的路。

有的路,注定要一个人走

  偶尔听到丝丝风声,空气恨不得把人窒息的压抑。我看到天空一会儿是那般空旷,一会儿又是那般飘渺,奇妙得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狂欢,而我独自一人站在车水马龙的天地之间,远处的盛世繁华梦一般让我捉摸不透,仿佛我就是不存在一般的匆匆行者,不存在于任何人的梦中,也不存在于任何人的旅途。

  天色稍稍暗了下来,寂寞的飞鸟和我一样,没有伴侣,只有无边的黑暗和无尽的道路曲曲折折地在眼前延伸,前面没有一个人影,后面也没有丁点儿声响,四周静的可怕。

  有的路,四周充满喧闹,来去匆匆的人流在我们的眼前涌来又散去;我们就站在人流之中,可天地间似乎什么都不复存在,在那段旅程中,只有我们自己独自品着各自的人生,那些曾经温和的笑容和温暖的诺言,一切成为了遥远的纪念。

  人生苦短,我们有过欢聚,我们有过离别;有的路,我们结伴而行;而有的路,注定要一个人走,我们只能与人背道而驰,我们追求自己的梦想,只能忍受孤单,我们只能一个人奋斗。

  很多人,只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如若相遇,那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们没有理由要求他人陪我们一同走下去,没有资格硬拉着他人陪我们共度风雨、共同狂欢。

  有的路,由不得我们自己,我们必须一个人面对;而有的路,是我们不愿与他人同行,我们想要自己安静地一个人走。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有的路由不得他人;有的路,却由不得我们自己。

  有的路,注定要我们一个人走,在我们的身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伴侣,我们的内心一片兵荒马乱,然而表情装的冷漠无情,为了在旅途一个人不那么担惊受怕,只能表面假装坚强,硬着头皮一个人往下走。

  夜色阑珊,灯火初上,褐色的风破空而来,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在时光匍匐前进的轨迹里,不问风月……

本文来源:http://www.crctaiwan.com/sw/73604.html

推荐阅读

[广东南奥岛游记]梦回南奥岛

[广东南奥岛游记]梦回南奥岛

很是念想南奥岛。 那略带古朴的街,干净清朗,阳光射映下,似乎那是来时的路,温暖,相随。 那长长的沿海岸堤,映象中那应是热带植物,高耸树冠。对了,似乎还有大大的榕。海风的吹送下,每天相伴岛中人日出夜暮。
2019-08-29
芜湖赭山公园_芜湖赭山游记

芜湖赭山公园_芜湖赭山游记

如果在芜湖市区选择一登高望远的地方,那非赭山莫属了。 赭山位于芜湖市区中心,土石殷红。相传战国时代,楚国铸剑师干将曾在东南面一里许的的赤铸山锻制宝剑,那锻剑的熊熊炉火竟把赭山的山石都烤红了,成了赭色,
2019-08-28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400字]《格列佛游记》读后感300字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400字]《格列佛游记》读后感300字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300字: 文:周丁磊;“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这个“小书虫”看了非常多的书:三国演义、宝葫芦的秘密、爱的教育…&
2019-08-21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50字|格列佛游记读后感800字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50字|格列佛游记读后感800字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800字(一): 《格列佛游记》是一部杰出的讽刺小说,它的主题思想是:透过格列佛在利立浦特、布罗卜丁奈格、勒皮他和慧国的种种奇遇,反映了18世纪前半期英国社会的一些矛盾,揭露批判了英国
2019-08-21
西澳粉红湖|西澳之行游记一年两个夏天(八)

西澳粉红湖|西澳之行游记一年两个夏天(八)

同样是我们此行安排好的旅程,确对于我来说有着不一样的心情。2月26日上午,我们将要结束珀斯之行的时候,在“皮夹克”的带领下,来到此次旅行安排最重要的地方-西澳大学。其坐落在风景
2019-08-20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神马散文网 京ICP备16405803号